网址大全 > 文章资讯 > 正文

新电影里为何只听得见老歌曲

近十多年来,电影发展进入新的高光期,但原创好音乐好歌曲却总是缺席,这怎不令人惋惜。

你好,李焕英

《你好,李焕英》海报

没料到,今年春节票房势头如此劲爆,截止20日,《唐探3》和《你好,李焕英》票房分别达到了38.91亿和36.34亿。两部片子里都安插了不少老歌,其中《你好,李焕英》通过张蔷演唱的《路灯下的小姑娘》、于淑珍的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》等上世纪80年代初的流行歌曲,把人自然而然牵引到那个年代,跟随镜头穿梭在人物故事中,很有代入感。而《唐探3》中大量的老歌被点缀在剧情中,有《路边的野花不要采》《葫芦娃》,日本上世纪80年代电影《人证》主题歌《草帽歌》、迈克尔·杰克逊的《Heal The World》等,但是处理方式要么很无厘头,要么纯粹为了煽情,要么想“拔高思想境界”……基本上与电影内在的逻辑关系不大。这个问题在该系列的前两部中也非常突出。近年来,很多电影的配乐都有类似现象,像是DJ的背景放送,而不是作曲家的原创,我称之为“电影配乐综艺化”。

电影配乐的综艺化,应与综艺节目包括音乐真人秀盛行的风气相关联。那些节目中,几乎所有的爆款曲目都是老歌新编唱,无论国语老歌还是粤语经典和英文歌,统统被理所当然地尽情消费。资本把控了影视产业链之后,功利心也主宰了创作风气,除了明星的钱很难省,往往配乐的费用是被压得很低的,而且多是限定在很短的时间里要完成“作业”。很多导演的怀旧情结也框定了配乐的基调,电影配乐的综艺化似乎也顺理成章并大行其道了:省钱好用也有保险系数,甚至掩盖了编剧上的短板。电影失去了原创音乐的灵魂,也失去了审美上的追求和指向,影视剧插曲变为背景音乐,情节与情绪的注解,类似MV的功效。这是电影创作中的功利心在驱使,同时也是音乐界原创力不被认可的原因所在。

中国已经拥有全球领先的票房市场,但是很遗憾,这些年电影的艺术审美力和影响力,与票房收入和市场地位完全不成正比,电影配乐的状况更令人堪忧。电影是个综合性极强的艺术样式,其中的配乐(特别是电影歌曲)承担着极大的审美愉悦、心灵摆渡的作用,当年电影《上甘岭》导演沙孟对作曲家刘炽说,人们或许会忘了电影里的场景,但是一定要记得并会唱电影里的歌曲,所以刘炽写《我的祖国》的旋律是煞费了心思的。令人遗憾的是,去年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音乐奖竟然空缺,再一查更惊讶,第4届、第6届、第9届、第11届、第13届都没有最佳音乐奖得主!而回溯历史,1962年首届百花奖最佳音乐是张敬安、欧阳谦叔的《洪湖赤卫队》,第2届是雷振邦的《刘三姐》,1980年第3届是王酩的《小花》,到了1981年金鸡奖成立被提升为规格最高的电影奖项,最佳音乐奖也从百花奖中移植在金鸡奖中,金鸡奖第一届最佳音乐是高田的《巴山夜雨》,1983 年的最佳音乐则是吕其明的《城南旧事》……这些电影音乐整整影响了几代人!

图片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

再往前看,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《天涯歌曲》《渔光曲》《夜上海》,还有国歌《义勇军进行曲》;五六十年代涌现的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;八九十年代脍炙人口的《我爱你中国》《牧羊曲》《红高粱》等,中国电影发展中的几次高峰,同样与大众音乐的高潮期默契同步。近十多年来,电影发展进入新的高光期,尽管有些大片请来了国外的音乐家配乐,譬如久石让出手《让子弹飞》《一步之遥》,梅林茂现曲《一代宗师》《十面埋伏》等,但更普遍的现象是,原创好音乐好歌曲的缺席,这怎不令人惋惜。

并非叶公好龙,新生代的电影人既然喜欢拿捏综艺跨界的风尚,或也在歌舞类型片上再动动脑筋,发发力?

来源:夜光杯

时间:2021-02-21 14:50:40

地址:新电影里为何只听得见老歌曲

申明:看到好文章忍不住分享于此,让更多人能一睹作者文才。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相关内容